柠檬泡的茶

对了 最近要期中考了,hin忙,就先不更了好吧~_~让我把期中考咕过去吧


自我介绍啊!

这里是柠檬泡的茶,可以叫我柠檬

长趴漫威,cp可逆不可拆

all铁 all盾all虫

吃盾铁/盾冬/盾虫/锤盾/锤基/铁虫/贱虫/霜铁/锤铁/锤虫/星铁/寡红/幻红/幻盾/双豹等等漫威cp

hin好说话,可以找我聊天哦

一个超外向的抑郁症患者hhh

可能大多数时候写的都是刀刀

不能接受不强求

然后。。。我一定会更新的!一定!

【铁虫】一个脑洞产物

    这是个在洗澡的时候偶然出现的脑洞,共分上下两篇。

    咳咳,这里说一下,设定是wade投靠九头蛇(什么诡异的设定。。。)

    这是一篇刀,没错,你没有看错。

    后期人物死亡注意!

    第一次写文,写的不好请见谅,毕竟已经改了近三周了。。。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谢谢各位老爷们!

正文:

     tony失踪了。

    自从三天前tony穿着Mark45说要出去办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电话联系不上,身上没有带定位器,Friday也完全没有消息。复仇者们一致认为:tony被绑架了,而且绑架他的人必定不好对付,毕竟能让Karan都找不到踪迹,这人还真有点本事。

    于是..听说这件事的Peter崩溃了,复仇者们一边忙于寻找tony的踪迹,另一边还要照顾(可怜弱小又无助)的Peter。

    tony失踪之后的第五天,Jarvis报告Peter,有一个视频通话想要接入复仇者大厦,他说你会对这很感兴趣的。“打开吧。”Peter止住了自己的哭声,几乎想都没想就回答了这个问题。瞬间,Peter的房间中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脸。Peter惊讶的捂住了嘴。他认识他。“你不就是.....就是一年前我抓进监狱的那个人吗?!”“看来你还认识我,记忆力还算不错。”那人阴笑着说道。“来见见你的老朋友,Peter。”说着,从屏幕前走开。Peter看到那个人,眼泪忍不住再次喷涌而出。他太瘦了...瘦的他已经快认不出他的脸了。脸上那原本精致的小胡子,因为长时间不打理,已经变成了乱糟糟的胡茬。那双原本炯炯有神,闪耀着tony Stark专属光芒的焦糖色眼睛,现在也无力的闭着。而他的身上...Peter的目光慢慢向下移,tony半裸着,赤裸着的上身布满了各种青紫的伤痕。白色的西裤上布满了灰尘和被皮肉被鞭子抽烂而留下的血迹和裤子的缝隙。他的双手被手铐铐着,用铁链绑在身后的木十字架上。手腕布满了血迹,想必是这几天他想要逃出去时勒破的。他的双腿半跪着,全身上下只有手铐支撑着他的重量。Peter越看越心疼,同时心中也窜上了一股冲天的怒意。他都不会这样对他的tony,他竟然敢这样做!

    “怎么样?你恋人的身体好看吗?”那男人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手中却拿着一根电棒向tony捅去。“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刚才还半跪着不动的人,顿时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因为强烈的电击而不住的抽搐着,半晌,才慢慢地放下了电棒。“你,你这个变态!你到底要怎么样!”Peter朝着屏幕中的人怒吼着,他觉得他已经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Peter???你没事吧?”cap关切的声音从门外传来。“Jarvis!”Peter不知不觉的语气中也沾染了几分怒意。

    “yes,sir.”

    “把cap带走!”     

    “但是sir,我检测到你的心跳正在加快,血压和肾上腺素都在不断增高,您在....”

     “我说的话难道你没听见吗!”Peter大喊着。

     “....yes,sir.”jarvis无奈的答道。

      做完这些,Peter又重新看向屏幕。

     “没想到,我们的cap也在啊。”那人笑着看着Peter因为气愤而发红的小脸说:“帮我我问候一下他吧~”“别废话!告诉我tony在哪儿!”“很简单~你只需要来九头蛇基地找我就好了~我的名字你应该还没忘吧,哥的小蜘蛛~”Peter看着那人笑着消失,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一拳砸到了墙上。 “轰”的一声,墙被砸出了一个洞。          

    “sh*t!”Peter说完,无力的靠在墙上,慢慢滑了下来。他此时的呼吸愈加急促起来,心中的怒火像是要将他燃尽一般。他知道死亡有多痛苦,他在和灭霸的那一战中体验过,他不能让tony再次体验失去爱人的痛苦和死亡时的无助感了。他颤抖着手,脸色苍白的抱住自己的膝盖,缩成一团轻轻地抽泣着。他不能让门外的复仇者们知道他的无助以及他的焦虑症在这时不合适宜的爆发着。“不行!我要去救tony!”Peter用全身的力气艰难地站了起来  ,颤抖着手穿上了战衣 ,戴上了自己的定位器,踉跄着跑了出去。

    门外的复仇者们看到Peter的样子,他们都被吓了一跳,这孩子从没这样过,wanda刚想开口,但见 Peter已经跑远了 ,便也闭上了嘴。“Peter穿战衣出去干什么?”cap问“大概是想出去散散心吧,最近他快要崩溃了。”wanda摇着头无奈的说。

    等他开着昆式战机火急火燎的赶到九头蛇基地时已经是正午了。他冲到基地门口冲看门的士兵们大吼“我要见wade!让我见他!”“哦小家伙,你竟然这么快。我才刚刚换好衣服出来。”wade走了出来。“tony在哪儿?我要见他!”Peter焦急的冲wade大吼着。“别急嘛,我这就带你去见他。”说着就拉着Peter的胳膊走了进去。

    “tony!”Peter看到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时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Peter....”tony听到熟悉的声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你怎么在这...别管我,快走...”wade,你这个混蛋!”Peter红着眼眶和身后的wade扭打了起来,顺便将tony的手铐弄开了。“tony,快跑!”说罢,Peter一脚踢开wade,拉着tony向外冲去。他们一路上杀死了很多阻止他们的士兵,而Peter竟然没有感觉到一丝愧疚感,心中甚至出现了一种诡异的快感:

    我要是能多杀一些人就好了。

    他发现他爱上了杀人的感觉。

    不管是手扭断脖子时的轻响还是用抢来的刀捅进敌人身体时的感觉,他全都喜欢,甚至想要更多的体验这快感。

   

    他们好不容易冲到了门口,却遭到了一群士兵的阻拦,Peter因为带着行动不便的tony,行动受到了很大限制,他为了保护tony,将自己的战衣脱下来给tony穿上,自己却赤手空拳的和他们周旋着。他尽力保护着tony,帮他承受着本应打在他身上的棍棒。“k....kid,快走吧,不要管我了。。。”tony看着那张被打的满是鲜血的小脸,心疼的说“不!tony,你给我撑下去!就算我死在这,也不会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说着,猛地调转身体的方向,用后背硬生生帮tony挡下了一刀。“唔嗯....”Peter痛苦的闷哼了一声,几近晕倒。

    在Peter被打的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用尽全身力气,给tony戴上了定位手环,按下了求救按钮,把tony从基地里扔了出去,(反正外面是沙子233)tony看着下一秒就倒在地上任由士兵们殴打的Peter,无声的哭了起来。

     他不喜欢这种被拯救的感觉,更不愿看到为他而被打昏在基地里的Peter,他想动一动,去救Peter,可他这时才无助地发现,他动不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全身青紫的Peter被士兵们拖进了黑暗的基地内部,地上还带着一道血迹,那是Peter刚才为他挨的一刀.......

    

    “快看!是Peter的求救信号!在九头蛇基地!我们得去救他!”wanda焦急的冲了出去,跑上了昆式战机,其余众人也冲上了昆式战机,朝着九头蛇基地的方向飞去....

     当复仇者们发现躺在九头蛇基地外的“Peter”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了。“Peter!你还好吗?”cap首先冲了上去,抱起“Peter”,按下他胸口的蜘蛛按钮,把头套摘下。露出的却是tony的脸。“tony?!你没事吧!Peter呢?”“pe....Peter他....被...九头蛇带走了..”tony说完这句话,就昏了过去。cap看着早已关闭的基地大门,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先带tony回去了。Peter的事情,我们回去再商量吧....”cap抱着昏过去的tony,忍痛说道。